当前位置:北京赛车系统 > 历史穿越 > 南明大丈夫 > 第442章何腾蛟入京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北京赛车前三复式软件: 第442章何腾蛟入京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对于东林党而言,甚至整个东南来说,高义欢这种流寇,抢夺士绅的财物,损害士绅的利益,天生就是与他们不对付。

    高义欢损失多少,或者败亡,对他们而言,并不是一件坏事,不仅能消灭一个潜在的威胁,还能打击何腾蛟,这个政治上的潜在对手。

    至于清军真的南下,也有马士英、阮大铖的人马顶着,同样也是一个削弱政敌的机会。

    明朝有长江天堑,不像北宋一样,整个中央几乎被金国一锅端,条件比南宋建国时要好许多,所以他们并不太担心,清军会打过长江。

    因此东林党人,对清军攻打高义欢,并不着急,高义欢抗住了,那有利于他们求和,抗不住便借机为朝廷除一隐患,对他们没什么坏处。

    王世琮与陈子龙出来,一筹莫展,愤愤而去。

    画舫里面,钱谦益安抚了郑森几句,又同黄澍说了一阵,表示会给予左良玉一笔钱粮,然后让人安排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娘,黄澍便离开雅间去教小娘吟诗作赋了。

    画舫的老鸨,又说姑娘们也想牧斋先生指点下诗词,却被钱谦益摆手拒绝。

    他已经老了,实在玩不动,让老鸨一阵失望。

    王世琮离开画舫后,就与陈子龙分别,夜里转转无眠,想着还有什么法子,能够解开时下的局面。

    从豫南传过来的消息,战事并不太乐观,清军两路人马,二十万人围攻魏武军,他实在有点担心高义欢会顶不住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王世琮洗漱后,就红着一双眼睛,准备去拜访杨文骢,他走在街道上,一顶官轿却忽然在他身旁停下,侧帘掀开,一人从轿中打量着他,出声唤道:“昆玉?”

    王世琮扭头看去,看清那人是谁后,脸上瞬间一阵欣喜,忙上前行礼,“何督宪,督宪何时到的南京?”

    何腾蛟道:“因为招抚一事有功,陛下点名让老夫入阁。本来老夫要在湖广过年,不过收到韩国公一封书信,所以提前赶来?!?br />
    说着何腾蛟看了王世琮一眼,压低声音,“那事还没进展?”

    王世琮有些丧气,何腾蛟不待他说话,就已经猜到不太理想,便皱眉道:“这事老夫知道了。老夫先去内阁,晚上你到太平街老夫的府邸来,我们再详谈?!?br />
    高义欢不算是明朝体制内的人,即便接受诏安,也无法融入明朝的体系中去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忠贞营,归顺明朝后,前期主动融入,对明朝甚为忠心,想要洗清前罪,但却一直遭受明朝官员的排挤,最好只能负气出走,去夔东单干,开辟自己的根据地。

    另一支投靠明朝的流寇队伍大西军,他们与忠贞营走的路线则不同,选择控制明朝,而不是被明朝控制,不过也少不了明朝官员的掣肘,再加上孙可望心急,最终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让高义欢像忠贞营一样,听命于明朝,然后被明朝各种打压,高义欢肯定不干,不过现在明朝势力还很雄厚,他想控制明朝,肯定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现在他还是一个体制外的人,在南京根本插不上话,不过他不行,却可以找体制内的人为他发声。

    王世琮参与过何腾蛟对高义欢的招抚,现在何腾蛟因此入阁,自然要为高义欢说话。

    他听说何腾蛟是因为收到了高义欢的书信,才匆匆赶来南京,心里立时就燃起一线希望,跟见了亲人似的,行礼道,“督~阁部去忙,在下晚上一定去拜访阁部?!?br />
    何腾蛟点了点头,便放下帘子,轿子便从新抬起,往内阁而去。

    清军准备攻击豫南,高义欢就让人通知了何腾蛟,不过何腾蛟起初的态度,十分摇摆,以自己不在南京为由,进行推脱。

    何腾蛟同样知道高义欢是明朝的一个隐患,而这个隐患是他招抚,今后出了问题,何腾蛟肯定要遭殃,所以何腾蛟对于高义欢很纠结。

    他一方面希望从高义欢身上得到助力,从而掌握明朝的大权,一方面又要控制风险,以免高义欢给他添麻烦,甚至牵连他,毁掉他的政治前途。

    从这两个方面的考虑,便让何腾蛟的思想十分摇摆。

    本来他也乐于见到高义欢的势力遭受一定打击,以便他好掌控,不过前不久,他收到一封信,却惊得何腾蛟出一身冷汗,顾不上过年,就乘舟东下,赶到南京来。

    高义欢写给他的信很简单,通篇都是抱怨和愤怒,就是老子对明朝很失望,再不给老子增援,老子就撂挑子不干,直接反他娘的,杀入湖南,躲避鞑子的兵锋了。

    高义欢自然不可能真的撂挑子不干,他这么写,只是为了恐吓何腾蛟。

    这一招果然管用,何腾蛟烧掉书信,便火急火燎的往南京而来。

    没奈何,自己招降的人,自己要负责擦屁股。

    如果高义欢突然反了,何腾蛟也要完蛋,他不得不考虑自己的政治前途,来替高义欢游说。

    当晚,王世琮如约来到何腾蛟在南京刚买下的宅子,被下人引入书房内,同何腾蛟密谈。

    王世琮一进来,就看见何腾蛟的气色也十分难看,显然今天不知道在哪里吃了憋。

    王世琮向何腾蛟说明了他这半月来游说的情况,总结起来就是南京没有将高义欢视为自己人,对于清军攻打高义欢,抱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态。

    高义欢能打赢,北使团议和能谈出更好的条件,打不赢,就全当是让高义欢消耗清军,为明朝减轻压力。

    两人交谈一阵后,何腾蛟一时间,也是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他今天与内阁几人商议,陈述厉害,不过几位大学士态度都很冷淡。

    向北求和,联虏平寇,是几位大学士制定的国策,何腾蛟一来,就要推翻,不是打他们的脸,指责他们推行两年的策略有误吗?

    这不是谁说的有道理的问题,而是关系到大家的面子和政治前途,如果他们改弦更张,就是承认自己的策略有错,不是就得下台么?

    何腾蛟面对这样的局面,也是一筹莫展,只能让王世琮回去,不过次日一早,王世琮又匆匆来拜见。

    何腾蛟的书房内,王世琮道:“阁部,我今早得到一个消息,韩国公在汝宁大败三万虏兵,斩获东虏贝子满达海首级,人头和俘虏,已经到了江北!”

    何腾蛟闻语眉头一挑,不禁站起身来,在屋里踱来踱去,忽然紧盯着王世琮,目光炯炯,“昆玉,老夫有法子了?!?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北京赛车系统书架
  • 警方揭秘世界杯赌球庄家:不怕你赢钱,就怕你不玩 2018-08-11
  • 萍乡市委统战部深入查摆 及时整改 2018-08-07
  •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8-08-07
  • 清华教授胡鞍钢已经吹世界第一了,世界第二是实在的,不是吹。 2018-07-31
  • 【大家谈】“不作为”请“腾位” 2018-07-18
  • 河北经济日报官方微信 2018-07-18
  • 395| 176| 988| 403| 213| 634| 332| 235| 44| 320|